1_副本.jpg

歐洲人類生殖與胚胎學學會(ESHRE)年會是生殖科學與醫學領域最受矚目的盛會。受2020年全球疫情的影響,考慮到與會者的安全問題,第36屆ESHRE年會于7月5日-8日以線上會議的形式進行。包括會前會在內,為期4天的會議涵蓋了IVF實驗室相關問題、大數據在生殖醫學領域的應用、ART的相關爭議、反復種植失敗的相關因素、子宮內膜異位癥與不孕、表觀遺傳學、生育力保護等生殖醫學領域的熱點內容。


婦產科在線攜手雅培(Abbott)邀請到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婦產科主任,生殖醫學中心主任,全軍優生優育技術研究所主任王曉紅教授針對ESHRE大會中關于ART胚胎移植的學術精粹與全球大數據進行總結分享,讓各位同道能夠通過專家的視角在第一時間掌握領域內的學術熱點與最新進展。


全球數據報告


Geoffrey David Adamson教授:2016年ICMART全球(數據)初步報告

2.jpg

來自美國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生殖內分泌與不孕中心的Adamson教授給大家分享了2016年ICMART的全球數據。ICMART全稱為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monitoring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國際輔助生殖技術監督委員會),是一個獨立的非營利性的組織。該組織自1991年開始收集全球范圍內的ART數據,以便為輔助生殖的科學研究提供客觀豐富的臨床數據。隨著今年中國也加入ICMART,委員會得以獲取中國各個地區的ART數據,使得ICMART數據全球化邁出了很大的一步。2017年ICMART發表了關于不孕癥和生育治療的國際通用術語,為今后其全球臨床數據收集同步統一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16年ICMART總共收集了ART 1882018個周期的數據,較2015年增加了9.3%。這些數據大部分是來自日本、美國、西班牙、俄羅斯、法國和德國等國家。全球來看,歐洲和亞洲的周期數增長較為明顯。在1882018個ART周期中,分娩率約為17.4%(328885/1882018),分娩率較2015年下降了2.4%,這可能與胚胎移植數減少和多胎率下降有關。全胚冷凍周期除日本較2015年增加了11%之外,其余國家均在減少(全球數據全胚冷凍周期約下降4.2%),這可能與全球范圍內全胚冷凍周期數未完整上報有關。


另外,在今年ICMART發表的2016年中國ART回顧報告中,從31個省的445個生殖中心收集的周期數據顯示,2016年共進行了161376個IUI周期,906840個IVF/ICSI/FET/PGT周期。其中IVF周期分娩率為18.7%,ICSI周期分娩率為16.7%,FET周期分娩率為37.6%,PGT周期妊娠率為29.7%。雙胎分娩中IVF周期率為27.9%,ICSI周期為27.2%,FET周期為24.2%和PGT周期為4.2%。比較中國與全球其余國家的數據發現,中國FET周期的分娩率和ART周期雙胎率較其余國家較高,PGT周期分娩率較低,IVF新生兒占全體新生兒比例較高,其它周期數據比率較為相似。


Osamu Ishihara教授:單胚胎移植在全球遠景和區域異同

3.jpg

來自日本埼玉醫科大學婦產科系的Osamu Ishihara教授帶來了題為“單胚胎移植在全球遠景和區域異同”的報告。單胚胎移植對ART妊娠結局在減少妊娠合并癥、降低早產率和低體重兒出生率方面上的改善是有利的。分析ICMART2003年到2014年的周期數據發現,全球新鮮周期的多胎率妊娠從26.6%下降至16.7%,FET周期的多胎率也從17.8%下降至10.3%,但每個國家間的差異很大。全球數據顯示,單胚胎移植率和多胎妊娠率呈負相關。通過對日本、澳大利亞和瑞士等數個國家的獨立數據分析顯示,部分國家單胚胎移植率都在逐年上升,2014年某些國家和地區新鮮周期中的單胚胎移植率甚至達到80%。但全球范圍內仍有一些國家或地區的單胚胎移植率處于中低水平。對這些國家的醫療體系分析提示,有公共醫療介入支持的試管周期更有利于實現單胚胎移植的選擇。


Abha Maheshwari博士:全胚冷凍或新鮮移植?

4.jpg

來自英國阿伯丁大學的AbhaMaheshwari博士帶來了題為“選擇性全胚冷凍或新鮮移植?”的報告。自冷凍胚胎技術成熟以來,“是否進行全胚冷凍或新鮮周期移植移植?二者是否具有相同的臨床結局?治療費用多少?以及患者、醫生和社會的接受度如何?”等問題,一直存在爭議。Ahab Maheshwari博士和她的團隊收集了18個中心的實驗數據,就患者意愿這一項數據進行分析,結果提示約60%的夫婦在了解到冷凍胚胎移植和新鮮周期移植具有相似的妊娠率時同意接受選擇性全胚冷凍。同時,研究還發現除了前一ART周期失敗延續的消極態度之外,并無其它明顯影響是否選擇冷凍胚胎策略的預測因素。最后,Ahab Maheshwari博士提到該研究關于兩個移植策略的遠期妊娠結局分析尚未完善,后續他們將繼續跟蹤收集兩種移植策略出生的子代發育情況,以作進一步的分析報道。


中國講者大放異彩


本次會議中,我國專家學者們帶領其團隊積極參與,成績斐然,共入選12場口頭報告,其中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李偉教授在會前會帶來《以“不平衡”來平衡胚胎發育》的精彩授課。來自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國際和平婦幼保健院、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上海交通大學仁濟醫院、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等多家醫院的生殖醫學專家攜其團隊發表共計63張電子壁報。這些成果能夠在ESHRE年會上展示,代表著我國生殖醫學領域的不斷進步和取得的先進成果。我們正走在生殖醫學的前沿,我們還將繼續向前,始耕不輟,期待明年有更多中國聲音、中國成績展現在世界面前。


5_副本.jpg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李偉教授授課中


胡凱倫博士: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的高抗苗勒管激素水平與早產相關

6.jpg

來自中國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中心的胡凱倫博士帶來了題為“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的高抗苗勒管激素水平與早產相關”的報告。本研究共收集了25165個周期(包括10718個新鮮移植周期和14447個冷凍周期)的臨床數據進行分析后發現,在整個隊列研究中,早產患者和足月生產患者的AMH水平并無差異。但在PCOS患者中,早產患者AMH水平明顯高于足月生產患者(9.3ng/ml vs 6.9ng/ml, P<0.01),且進一步分析矯正年齡、BMI和移植胚胎數等因素后的統計結果提示,發生早產的PCOS患者AMH水平絕大部分高于9.75ng/ml;而在FET周期中發生早產的PCOS患者AMH水平甚至更高(>10.10ng/ml)。另外研究還發現,分娩相關并發癥和嬰兒性別(男)是PCOS患者早產的高危因素。但AMH水平與妊娠期糖尿病和子癇前期無關聯。胡博士同時也指出由于該研究是回顧性分析,研究中有些患者存在重復IVF失敗,在AMH檢測超過1年后才獲得妊娠,因此部分患者缺少當個成功妊娠周期的AMH數據,這可能造成一定的實驗結果偏倚,仍需更大樣本量的前瞻性對照試驗進一步驗證。

7_副本.png

8_副本.png


壁報展示


P-367:凍融胚胎移植激素替代治療周期后,孕酮水平偏低的患者使用地屈孕酮+陰道黃體酮,同時將胚胎移植推遲,可以改善妊娠結局

9_副本.jpg

來自法國的Cedrin - Durnerin醫生及其團隊自2018年11月至2019年10月前瞻性地收集了249個FET周期數據,隨后他們對這些數據進行回顧分析并得出此篇報告。依據該中心此前的ROC分析結果,血清孕酮(P)水平為11ng/mL時,活產的敏感性和特異性達到最高。研究在晚間(D0)給予患者陰道用微粒化黃體酮(MVP)400 mg BID,次日(D1)檢測血清P值。P>11ng/mL時,則根據胚胎冷凍保存階段的不同,在D2、D3或D5進行胚胎移植。P<11ng/mL時,則給予MVP 400mg BID+地屈孕酮 10mg TID,FET延遲1天。


結論:在世界范圍內,一些ART團隊的研究表明,在激素替代方案的解凍胚胎移植周期中,無論是胚胎移植周期的早期、胚胎移植當天或胚胎移植周期的晚期,低血清孕酮水平與低持續妊娠率及低活產率顯著相關。在我們中心,低血清孕酮水平或可導致出生率降低一半。


我們的研究表明,加用口服孕酮,例如:為孕酮水平低的患者在開始黃體支持的第一天使用地屈孕酮+陰道微粒化黃體酮,并將胚胎移植時間推遲1天,可以糾正低孕酮造成的不良結局,并使其持續妊娠率達到與孕酮正常患者相當的水平。這種治療方案簡單、耐受性好,并且不需要進一步控制孕酮水平,因為地屈孕酮不影響血清孕酮的測定。


P-709:IVF-ICSI周期口服地屈孕酮與陰道用微粒化黃體酮用于黃體支持的比較研究

10_副本.jpg

來自印度的Jindal Prakash Chand醫生及其團隊進行了一項前瞻性試驗,納入60例接受控制性促排卵方案,新鮮周期IVF-ICSI治療的不孕婦女(原文未說明具體促排方案)。研究將患者分為兩組:A組口服地屈孕酮10mg TID,B組使用陰道用微粒化黃體酮400mg BID。結果顯示,兩組臨床妊娠率無顯著差異,流產率相同。兩組子宮內膜厚度及移植胚胎數差異無統計學意義。兩組的臨床妊娠率和著床率也相似。此外,調查中也未觀察到患者口服用藥后的不適。


結論:總之,口服地屈孕酮避免了陰道用藥的常見不良反應,而其系統耐受性與陰道微粒化黃體酮無差異。

見于在世界范圍內女性更偏好口服藥物,地屈孕酮可能替代陰道微粒化黃體酮成為鮮胚移植周期黃體支持的新標準。


王曉紅教授
11_副本.jpg

王曉紅,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研究生導師。

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婦產科主任,生殖醫學中心主任,全軍優生優育技術研究所主任。

中華醫學會生殖醫學專業委員會常委;中國醫師協會生殖醫學專業委員會常委;中國醫師協會整合醫學醫師分會生殖醫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陜西省醫學會生殖醫學分會副主任委員;全軍計劃生育優生優育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從事婦產科臨床工作27余年,專注于生殖醫學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臨床工作及相關基礎研究20年。目前承擔國家、軍隊及省級科研課題共7項,科研總經費800余萬元。共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其中第一或通訊作者SCI論文15篇。榮獲陜西省科學技術一等獎1項、婦幼健康科學技術自然科學獎三等獎1項。榮獲國家發明專利1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