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中國政府網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下文簡稱《意見》)國辦發〔2020〕34號文件,對未來我國醫學教育中醫學人才培養結構、院校醫學人才培養質量、住院醫師培訓和繼續醫學教育改革、完善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了20條指導意見。

 

醫學教育是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的重要基石,醫學教育的走向更關乎所有醫務工作者及領域內的科教研人才,值得行業關注。

 

01.jpg


一個關鍵詞“大健康”

 

根據《意見》的指導思想可知,醫學教育人才培訓的方向是“研究型、復合型和應用型人才”,《意見》:分類培養研究型、復合型和應用型人才,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保障人民健康提供強有力的人才保障。

 

在基本原則上,我們能重復看到一個詞,就是“大健康”。

 

比如在基本原則“以新理念謀劃醫學發展”方面提到,將醫學發展理念從疾病診療提升拓展為預防、診療和康養,加快以疾病治療為中心向以健康促進為中心轉變,服務生命全周期、健康全過程。

 

再如,在“以新定位推進醫學教育發展”方面提到,以“大國計、大民生、大學科、大專業”的新定位推進醫學教育改革創新發展,服務健康中國建設和教育強國建設。

 

最后,在“以新醫科統領醫學教育創新”上又明確提出了“大健康”理念——優化學科專業結構,體現“大健康”理念和新科技革命內涵,對現有專業建設提出理念內容、方法技術、標準評價的新要求,建設一批新的醫學相關專業,強力推進醫科與多學科深度交叉融合。

 

結合《意見》目的“到2030年,建成具有中國特色、更高水平的醫學人才培養體系,醫學科研創新能力顯著提高,服務衛生健康事業的能力顯著增強。”,我們可以看到醫學教育創新改革正是為“健康中國”建設保駕護航,即大健康理念下的醫學教育創新。

 

我國醫學人才培養的5大方向

 

在全面優化醫學人才培養方面,《意見》給出了提升醫學專業學歷教育層次、著力加強醫學學科建設、加大全科醫學人才培養力度、加快高水平公共衛生人才培養體系建設、加快高層次復合型醫學人才培養這五個維度。

 

《醫學界》根據這5個維度梳理出了醫學人才培養的5大方向:

 

第一,控制高職規模,醫學教育精英化

 

《意見》提出嚴格控制高職(專科)臨床醫學類專業招生規模,大力發展高職護理專業教育,加大護理專業人才供給。穩步發展本科臨床醫學類、中醫學類專業教育,縮減臨床醫學、中醫學專業招生規模過大的醫學院校招生計劃。適度擴大研究生招生規模,調整研究生招生結構,新增招生計劃重點向緊缺人才傾斜。

 

其實,早在2017月3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醫教協同進一步推進醫學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就曾提出,2020年后逐步停止中職層次農村醫學、中醫專業招生,嚴格控制高職(專科)臨床醫學專業招生規模,重點為農村基層培養助理全科醫生。

 

這也意味著我國醫學教育正在走向精英化。

 

第二,麻醉、感染、重癥學科人才地位提高

 

《意見》提出,著力加強醫學學科建設。在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中,加大醫學及相關學科建設布局和支持力度。2020年臨床醫學博士專業學位授權單位均須設置麻醉、感染、重癥、兒科學科,大幅度擴大麻醉、感染、重癥、兒科研究生招生規模。

 

優化學科結構,2021年完成醫學二級學科目錄編制調整,將麻醉、感染、重癥學科納入臨床醫學指導性二級學科目錄并加大建設力度。統籌研究醫學相關一級學科設置。修訂臨床醫學博士、碩士研究生培養方案,加強麻醉、感染、重癥學科研究生課程建設,強化實踐能力和科研思維能力培養。在醫學領域新建一批教育部重點實驗室。

 

麻醉人才短缺,這是歷來都存在的問題,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麻醉與危重癥病學研究所所長、原副院長姚尚龍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的麻醉學科缺少的不僅是人才,更是人力。由于人力的嚴重短缺,導致現有工作人員超疲勞工作,這不僅影響到麻醉醫師自身的健康,也給臨床醫療治療帶來了隱患。”

 

希望此次《意見》落地后,感染、重癥醫學科將有效緩解我國麻醉醫師荒的問題,至于加強對感染重癥醫學科的建設,或與新冠疫情后,我國對公共衛生服務體系的重視有關,也是一直默默無聞的感染科醫生華麗轉身的契機。

 

第三,全科醫生,重視!重視!再重視!

 

《意見》提高要繼續提升基層醫療衛生行業職業吸引力。逐步擴大訂單定向免費醫學生培養規模,中央財政繼續支持為中西部鄉鎮衛生院培養本科定向醫學生,各地要結合實際為村衛生室和邊遠貧困地區鄉鎮衛生院培養一批高職定向醫學生,加快培養“小病善治、大病善識、重病善轉、慢病善管”的防治結合全科醫學人才。

 

系統規劃全科醫學教學體系,3年內推動醫學院校普遍成立全科醫學教學組織機構,加強面向全體醫學生的全科醫學教育,建設100個左右國家全科醫學實踐教學示范基地,加強師資培訓。2021年起開展臨床醫學(全科醫學)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培養工作,擴大臨床醫學(全科醫學)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規模。加快推進全科醫生薪酬制度改革,拓展全科醫生職業發展前景。

 

自2011年《國務院關于建立全科醫生制度的指導意見》發布,再到《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完善全科醫生培養與使用激勵機制的意見國辦發〔2018〕3號》文件,國字號的文件一直都在支持全科醫生的培養與激勵。

 

毫無疑問,全科醫生作為分級診療中擔任基層首診的主力軍,未來國家會繼續加大對其投入,全科醫生也是醫學生可以“另辟蹊徑”的一條發展路線。

 

第四,一批高水平公共衛生學院即將崛起

 

《意見》提到加快高水平公共衛生人才培養體系建設。提高公共衛生教育在高等教育體系中的定位,依托高水平大學布局建設一批高水平公共衛生學院。加強培養體系建設,強化預防醫學本科專業學生實踐能力培養,加強醫學院校與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醫院的醫教研合作,3年內建設30個左右公共衛生實訓示范基地。

 

近期,清華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等高校公衛學院建立,也是一批高水平公共衛生學院即將崛起的信號。

 

第五,醫學教育方向!高層次復合型醫學人才

 

《意見》提出加快高層次復合型醫學人才培養。健全以職業需求為導向的人才培養體系,設置交叉學科,促進醫工、醫理、醫文學科交叉融合。在“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計劃2.0”中,強化高端基礎醫學人才和藥學人才培養。加強與國際高水平大學、科研機構的交流合作,培養具有國際視野的高層次拔尖創新醫學人才。

 

深化住院醫師培訓和繼教,
提高規培生待遇

 

此外,《意見》提出要深化住院醫師培訓和繼續醫學教育改革。

 

在健全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制度方面:夯實住院醫師醫學理論基礎,強化臨床思維、臨床實踐能力培養,將醫德醫風相關課程作為必修課程,提高外語文獻閱讀與應用能力。加大全科等緊缺專業住院醫師培訓力度。加強公共衛生醫師規范化培訓,加快培養一批防治復合型公共衛生人才。

 

保障住院醫師合理待遇,住培基地綜合考慮經濟發展、物價變動、所在地城鎮職工平均工資等因素,結合實際制定培訓對象薪酬待遇發放標準,鼓勵承擔培訓任務的公立醫療衛生機構對全科、兒科等緊缺專業培訓對象的薪酬待遇予以傾斜,發揮示范引領作用,具體辦法由國家衛生健康委會同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制定。

 

對經住培合格的本科學歷臨床醫師,在人員招聘、職稱晉升、崗位聘用、薪酬待遇等方面,與臨床醫學、中醫專業學位碩士研究生同等對待。依托現有資源實施畢業后醫學教育質量提升工程,加強信息化建設,擇優建設一批國家住培示范基地、重點專業基地、骨干師資培訓基地和標準化住培實踐技能考核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