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4日,由暨南大學附屬深圳市寶安婦幼保健院主辦的第四屆“前海國際母胎醫學高峰論壇峰會”暨省級繼續教育項目“新形勢下的高危孕婦管理及產科團隊建設研討會”于鵬城深圳召開。本次會議由廣州婦產科研究所所長陳敦金教授擔任大會名譽主席,暨南大學附屬深圳市寶安婦幼保健院院長朱元方教授、廈門大學醫學院王海濱教授共同擔任大會主席,暨南大學附屬深圳市寶安婦幼保健院于燕教授擔任大會執行主席。

1.jpg

本次論壇的主題聚焦于智慧婦幼(產科)建設、母胎醫學、產科危急重癥、復發性流產、早產多學科聯合防治等方面的熱點問題,邀請國際和國內眾多知名母胎醫學專家進行專題講座,旨在促進母胎醫學領域的深入交流,為產科同道們提供一個學習交流的平臺。為將此次會議精彩的內容傳遞給更多的產科同道,會議特采取線下線上結合形式,開幕式首日觀看人數累計達1.33萬人。婦產科在線作為大會合作媒體,為您帶來會議精彩內容。


開幕式


會議開幕式由大會主席朱元方教授主持,他首先介紹了前來參會的領導與嘉賓,并對全國各地遠道而來的專家同道們表示歡迎,對中國婦幼保健協會、廣州市婦產科研究所、深圳市醫學會與深圳市寶安區醫學會的支持表示感謝。


2.jpg

朱元方教授

陳敦金教授、范淵達教授在開幕式致辭。他們表示,回顧深圳和深圳寶安區婦幼保健院的發展,從建院之初到現在,深圳市寶安區婦幼保健院在保障母嬰安全方面獲得了諸多認可,在智慧醫院建設方面,更是走在全國的前列。在深圳第四屆“前海國際母胎醫學高峰論壇峰會”上,希望各位專家同道積極交流探討母胎醫學的熱點問題,為母胎醫學發展添磚加瓦。祝愿深圳在母胎醫學發展上能夠取得更大更多的進步,并預祝大會圓滿成功。


3.jpg

陳敦金教授

 

4.jpg

范淵達教授


學術講座


陳敦金教授:孕產婦危重癥救治的多學科協作

5.jpg

廣州市婦產科研究所陳敦金教授首先表示,近年來,我國孕產婦死亡率已經大幅下降,而能夠取得這個成績,取決于幾個關鍵因素:第一,從國家的層面上來講,公共衛生服務的完善使孕產婦產檢基本上達到了96%,從而一些孕產婦高危疾病能夠及早被發現。第二,對產科醫生來說,孕產婦結局是可以預測的。陳教授分享了三線、二點、一面的管理方法對危重孕產婦的預測、預防、預警和救治的重要性。三線包括,門診、急診和轉診以及病房管理;二點為防控要點,產科疾病處理要點;一面為科室和醫院層面。第三,結局預測始于孕前。在早孕期,在門診即開始篩查預防,及早識別產科出血、子癇前期、肺栓塞等高危因素是產科急救成敗的關鍵。第四,早預警與處置。陳教授強調,對于住院患者的管理,應建立快速反應團隊,危重孕產婦的救治平時的模擬演練和MDT團隊的配合十分重要。

 

牛健民教授:產科心臟病學:母胎醫學的發展與進步

6.jpg

深圳市婦幼保健院牛健民教授從產科心臟病學的發展歷程、產科心臟病學的構成及疾病概述、多學科團隊模式的推廣和產科心臟病學的目標與展望4個方面對“產科心臟病學:母胎醫學的發展與進步”給予了系統闡述。2020年5月4日,美國心臟協會(AHA)發布了《妊娠期患者臨床管理涉及的心血管問題》科學聲明,明確提出了“產科心臟病學”概念,其核心內容是組建“孕心團隊”,并在孕前、孕中和孕后進行全程管理。牛建民教授認為,產科心臟病學的短期目標是優化母嬰結局,長期目標是通過改善婦女孕期的宮內狀況,降低人群終生心血管代謝疾病風險。“孕心團隊”的組建將在降低孕期心血管風險暴露,降低妊娠期和產后遠期母子兩代心血管代謝性疾病的發生風險中,發揮重要作用。

 

朱元方教授:羊水栓塞救治關鍵要點

7.jpg

深圳市寶安婦幼保健院朱元方教授指出,不同時代,羊水栓塞救治的成功率不同,對此,我們需要思考,對于羊水栓塞我們是否診斷及時?是否快速反應到位?治療是否科學規范?再遇到一次能否成功救治?在產科中,羊水栓塞(AFE)是一種“災難性”綜合征,其難以預測,發病率低,病情兇險。因此,對于羊水栓塞的救治,需要關注早期識別(前驅癥狀、高危因素)、即刻高質量的心肺復蘇、快速反應體系及現場總指揮、多器官功能保護(呼吸、循環支持)、凝血功能障礙控制(限制晶體、早用血制品、抗纖絨)、防治圍術期并發癥(避免非計劃二次手術、VTE防治、抗感染)、團隊管理及培養(模擬演練)。

 

楊慧霞教授:妊娠期肝素應用的相關問題

8.jpg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楊慧霞教授開篇即強調,雖然低分子肝素在臨床應用相對安全,但妊娠期應用該藥物必須明確指征后使用。孕期需要肝素抗凝的指征包括孕產婦罹患靜脈血栓栓塞癥(VTE,包括:DVT/PE)、妊娠期VTE高危人群血栓的預防、孕前心臟放置機械性瓣膜、抗磷脂綜合征(APS)。PE和DVT是同一疾病不同階段和不同部位的兩種臨床表現,二者統稱為VTE。妊娠期的生理變化可導致孕產婦VTE風險升高,國內一項分析孕產婦死因研究顯示,VTE是造成孕產婦死亡前5位主要原因之一,導致孕產婦死亡間接產科原因中,VTE居首位。相關研究顯示,低分子肝素治療產科VTE,94.7%的孕產婦能夠成功分娩。楊教授分析了低分子肝素相比普通肝素的臨床優勢與2020昆士蘭指南與RCOG指南中對低分子肝素的推薦建議,并對產科VTE治療方案、產科VTE抗凝治療流程、產科抗磷脂綜合征的治療方法、妊娠期APS的管理進行了詳細的講解。

 

李笑天教授:子癇前期診治的挑戰和對策

9.jpg

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李笑天教授指出,子癇前期這種妊娠期特有的疾病具有不確定性;子癇前期沒有輕重之分,輕度的也可以很快發展為重度。蛋白尿雖然不是預測重度子癇前期的指標,但其可以反映毛細血管通透性,是發生肺水腫的高危因素,可以采用尿蛋白/肌酐≥0.3來診斷。收縮壓的升高是預測顱內出血的重要指標,急性發作的重度高血壓要及早采用降壓治療,爭取在60 min內完成降壓。HELLP綜合征可以不合并高血壓或蛋白尿。子癇往往”不按套路出牌”,表現不典型,預后不可知,遠期有可能發生神經損傷。根據個體化的原則,輕度子癇前期患者可以選擇使用硫酸鎂。對于子癇前期,需要大家“心里有花”,不斷去探尋。

 

韓鳳珍教授:妊娠合并肺動脈高壓的診治思路

10.jpg

肺動脈高壓(PAH)臨床癥狀無特異性,對于臨床中無基礎心肺疾病的人出現呼吸困難,應考慮PAH的可能。肺動脈高壓患者的體征表現為胸前抬舉性搏動,肺動脈瓣第2心音亢進,三尖瓣收縮期反流性雜音,右心室第3心音,廣東省人民醫院韓鳳珍教授表示,結合體征,PAH的診斷可借助心電圖、胸片X線、超聲心動圖、右心導管檢查、血管擴張試驗等進行診斷,其中,右心導管檢查是診斷的金標準。妊娠期肺動脈高壓常見于先心病、風心病、免疫系統疾病、特發性肺動脈高壓(PPH)等疾病,韓教授通過多個病例講解了妊娠合并心臟病和肺動脈高壓患者的管理,她指出,妊娠合并心臟病的患者,妊娠早期應行ECG檢查,建議科主任負責制,高危妊娠的患者由科主任或主任醫師負責。

 

溫濟英教授:圍產期心肌病診療進展

11.jpg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溫濟英教授從圍產期心肌病的流行病學、定義、發病機制、病因學假、臨床表現、輔助檢查、生物標記物、診斷流程等對圍產期心肌病診療進展進行了詳細的講解。在治療方面,輕度PPCM患者可以在普通病房進行口服HF藥物、口服利尿劑、考慮溴隱亭治療1周;中度PPCM患者需要中等監護/HFU,注射利尿劑,如SBP大于110mmHg,可考慮使用血管擴張藥,如果LVEF小于25%,考慮溴隱亭8周;重度PPCM應在ICU監護治療,必要時需要給予強心劑/兒茶酚胺,進行有創通氣和機械循環支持(Imella/ECMO),考慮使用溴隱亭8周,根據催乳素水平調整劑量,病情穩定后口服HF藥物。關于溴隱亭的應用,目前歐洲已將其納入標準方案,但美國及其他國家尚未納入,因此,其是否作為標準治療的一部分仍存在爭議。

 

張建平教授:RSA診治中值得商榷的問題

12.jpg

自然流產的發生率逐漸增多,近年來對RSA的診治有了更多的認識和措施。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張建平教授深入淺出地講解了復發性流產的常見病因及診療相關的關鍵點。在早期RSA的病因篩查方面,張教授提到,偶發流產不必進行病因檢查,循證依據明確者可作為首查對象,依據不足者作為備選。對于臨床高度懷疑APS的患者,常規實驗室檢查陰性時,建議進行檢測。此外,張建平教授還對自身免疫疾病的實驗室診斷、其他免疫相關檢查、LIT的爭議、RSA的治療爭議、RSA免疫抑制劑的使用等內容進行了介紹。最后,他總結道,復發性流產的診治尚存在爭議,諸多地方仍需規范,檢查泛濫增加診治費用,治療泛濫則導致潛在風險。希望大家謹記孕期用藥原則“能少用盡量少用、能短用盡量短用、非用不可需衡量利弊而用。”

 

趙揚玉教授:再談胎盤植入相關問題

13.jpg

胎盤植入是指胎盤絨毛穿入部分子宮壁肌層,胎盤植入分為三型:粘連性胎盤、植入性胎盤和穿透性胎盤。對于兇險型胎盤植入的等級,我們應該如何進行預測?如何創新手術?對于這兩個大家關注的問題,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趙揚玉教授進行了詳細講解。關于判斷胎盤植入兇險等級方面,趙教授及其團隊通過影像學特征制定了風險評估診斷指標,為前期診斷提供了新的依據。對于手術,趙教授談到了九步手術法(子宮雙切口+子宮頸提拉加固縫合止血術),強調了胎盤在位子宮切除手術的規范性,她認為,細節決定成敗,注重觀察患者的生命體征、有創動脈監測、容量管理等細節對手術成功十分關鍵。趙教授分享了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豐富的病例和經驗,讓在場學員對于兇險性前置胎盤的診治有了全新的認識。

 

折瑞蓮教授:妊娠期急腹癥的診斷與治療

14.jpg

妊娠合并急腹癥的發生率為1/635-~1/500,妊娠急腹癥可發生于從早孕期到產后、妊娠的任何階段。深圳市人民醫院折瑞蓮教授指出,妊娠期急腹癥病因繁多,盆腹腔、后腹膜各個臟器都可能發病,且癥狀、體征及常規實驗室檢查特異性差,因而早期精準診斷難度增加,誤診和漏診率高。產科相關的急腹癥應注意與假宮縮、圓韌帶痛、恥骨分離痛等鑒別診斷,可利用胎心監護、子宮及胎兒超聲等檢查輔助診斷。妊娠期急腹癥可分為緊急和非緊急,前者需要在24h內立即處理,因此,診斷時需要分清輕重,高度關注孕婦的神志、呼吸頻率、脈搏、血壓、體溫等指標,生命體征異常往往提示病情緊急,需積極處理。

 

王晨虹教授:如何早期識別頭位難產

15.jpg

世界各國都十分關注分娩安全,從WHO、ACOG、RCOG到中華醫學會均制定了相關正常分娩指南。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王晨虹教授介紹了頭位難產和產程管理、頭位難產的常見原因、頭位難產中的頭先露胎位異常等,并重點講解了頭位難產中的巨大兒管理。指南指出,巨大兒增加了剖宮產率及肩難產的風險。對于疑似巨大兒何時引產和陰道分娩的問題,王教授表示,對于疑似巨大兒,除非臨床上有明確指征,否則不建議在孕39周前引產;陰道分娩可致肩難產的風險增加,產科醫生應提高對肩難產的認識,向患者提供咨詢和建議,合理使用陰道助產分娩。最后,王教授強調,對于頭位難產,早期識別并干預非常重要,可改善母兒預后。

 

傅芬教授:產科急危重癥多學科診療模式的實施和管理

16.jpg

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傅芬教授分享了三個十分嚴重的產科病例,這些病例的治療難點在于存在諸多救治風險。付教授團隊采取MDT模式,聯合泌尿外科、血液科、心內科、麻醉科、ICU、影像科、血管外科、輸血科、肝膽外科、普外科等科室迅速制定了治療方案和應急預案成功救治了三個病例中的患者。結合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經驗,付教授指出,由于產科患者病情變化快、急,常需要急救支持,并且產科急救涉及母兒,較其他普通急救有其特殊性,因此,早期識別患者病情變化,快速做出反應,聯合多學科對患者進行救治,是提高孕產婦救治成功率和降低死亡率的重要措施。

 

瑞滿教授:如何把控彩超多普勒異常與醫源性早產

17.jpg

早產是指妊娠不滿37周分娩,各國關于孕周下限值的定義有所差別,根據不同的分類標準早產可分為活產和胎死宮內、單胎和多胎妊娠以及自發和醫源性早產。暨南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李瑞滿教授指出,彩超是醫源性早產的重要監測手段之一,她針對子宮動脈、臍動脈大腦中動脈、靜脈導管和臍靜脈介紹了多普勒監測的方法與關鍵要點。關于靜脈導管的監測,超聲下該血管可在正中矢狀切面和腹部橫切面得到,正常是正向的連續波形,并隨著孕周增加PI逐漸的減低,PI值升高、a波缺失或反向可見于胎兒非整倍體、心臟畸形、胎兒生長受限和TTTs等。李教授強調,產前監護是提高遠期妊娠結局的關鍵。

 

鄒麗教授:2020年剖宮產術后血栓栓塞預防指南解讀

18.jpg

2020昆士蘭指南流調數據顯示,每1000例妊娠中約有1.2例VTE事件。妊娠的不同時期VTE風險不同,孕晚期的風險高于孕早期和孕中期,分娩后前3周VTE風險達峰值。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鄒麗教授分享了一項協和醫院2015年到2019年產科血栓發生的研究,并介紹了ACOG、RCOG和ACCP三大指南對剖宮產術后藥物預防血栓栓塞建議的比較、藥物預防策略的收益、預防VTE的藥物等。她表示,產褥期本身面臨VTE風險,尤其是產后7~10d,基于此背景,剖宮產術后產褥期VTE風險更高,早期識別并預防PA-VTE是防治該病的關鍵,也是目前多國VTE指南防治策略的指南關心最多的問題。

 

趙衛華教授:妊娠合并甲狀腺功能異常的用藥管理

19.jpg

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趙衛華教授的講座從妊娠期甲狀腺激素變化、妊娠期常見甲狀腺疾病種類、妊娠期甲狀腺疾病診斷和各種甲狀腺疾病的用藥4個方面展開,他表示,妊娠合并甲狀腺疾病最常見的包括甲減和亞臨床甲減,甲亢和亞臨床甲亢,甲狀腺自身抗體陽性。其中,關于甲狀腺功能減低的問題,其治療目標是將TSH控制在妊娠特異性參考范圍的下1/2,如無法獲得妊娠期特異性參考范圍,則控制在2.5mU/L以下。藥物首選LT4,妊娠前半期1-20周應根據甲減程度監測2-4周甲狀腺功能,并根據功能調整LT4劑量,TSH穩定后每4-6周檢測一次至分娩。孕期甲減產后的用藥需要給予非妊娠狀態劑量,如孕期開始LT4治療用量小于50ug/d者產后可考慮停藥。

 

王子蓮教授:T1-DM合并妊娠多學科綜合管理專家共識

20.jpg

我國T1DM患者日趨增多,而妊娠是加重T1DM病情及并發癥的危險因素。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王子蓮就T1DM合并妊娠多學科綜合管理專家共識中的重點內容進行了解讀。在T1DM患者孕前管理中,孕前咨詢除常規產檢外需關注:1、藥物使用咨詢,孕前即應停用或調整治療合并癥可能致畸的藥物;2、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推薦值為5~7mmol/L,餐前血糖推薦值為4~7mmol/L;3、孕前維生素補充及碘營養,所有計劃妊娠的女性孕前均需每日口服葉酸至少400μg直至孕3個月,孕前三個月注意碘營養狀態,建議整個孕期食用加碘鹽;4、孕前體重管理,由于母親肥胖是導致胎兒先天性畸形的獨立危險因素,對于孕前BMI>27.0kg/m2的患者,有條件的情況下,應在專業營養師指導下進行科學減重。

 

漆洪波教授:未足月胎膜早破:10個問題

21.jpg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漆洪波教授通過未足月胎膜早破的10個問題介紹了未足月胎膜早破相關的問題。未足月胎膜早破新的英文術語為PROM(Prelabor Rupture of Membranes);其精準診斷可依靠宮頸陰道分泌物羊齒狀結晶和超聲測定羊水量;診斷未足月胎膜早破后需要監測患者有無臨床絨毛膜羊膜炎,并監測剩余羊水量(動態),以上兩個指標均是判定患者能否進行期待治療的重要指標;對于分娩時機的選擇,小于34周pPROM,如無母胎禁忌癥,應選擇期待治療,34~36+6周的pPROM,無論是期待治療還是立即終止妊娠都是合理的選擇;在宮縮抑制劑的使用方面,宮縮抑制劑并不能延長未足月胎膜早破的潛伏期,直接改善新生兒結局,因此,不建議長時間使用宮縮抑制劑。

 

陳慧教授:輔助生殖技術助孕患者的妊娠風險管理

22.jpg

輔助生殖技術包括人工受精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術。ART后早期自然流產約占85%,晚期妊娠丟失約占15%。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陳慧教授通過多篇文獻分析了IVF-ET自然流產的相關因素及多胎發生率、IVF-ET后單胎妊娠早產的相關因素、預測自然流產、宮頸長度與晚期流產和早產的風險,并講解了亞臨床宮內感染監測、妊娠期糖尿病的管理、宮縮抑制劑的應用等。她表示,輔助生殖技術妊娠,注重妊娠率和抱嬰回家率;ART治療后,妊娠期間應注意自然流產的預測和預防;如患者出現短宮頸,需要分析病因,個體化治療,而不能“一扎了之”;注重妊娠期糖尿病的檢查與管理。


主持風采


23.jpg

24.jpg

25.jpg

26.jpg


會議花絮


27.jpg

28.jpg

29.jpg

30.jpg

31.jpg

32.jpg

33.jpg

34.jpg

35.jpg36.jpg

37.jpg



聲明:本文由婦產科在線獨家采編,經組委會審閱后發布,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