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2020-Vol 6 Newsletter from Hysteroscopy- Issue 5  P. 13-15

作者|Luis Alonso. Málaga. 西班牙

譯者|謝薇

審校|夏恩蘭

單位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宮腔鏡中心


引言


1994年Fernández E、Fernández C和Fabres C在美國婦科腔鏡學會AAGL第25屆年會上首次提出宮腔鏡下憩室手術的矯治技術,并于1996年首次演示。盡管這項技術自第一次演示以來已經過多年的改進,但仍然保持了它原有的本質。現有的技術改進更好地對憩室的病理生理學進行了詮釋,目的是改善與先前剖宮產術后瘢痕缺陷相關的癥狀。


在這篇綜述中,我們將討論目前的外科技術和不同的處理方法。此外,我們將描述目前對這項技術的構想,以及自23年前第一次提出以來的演變歷史。



7.png

▲ 宮腔鏡下憩室



憩室手術的歷史


1968年,在一次有關外科醫學進展的會議上,Jaen婦產醫院的醫學主任 Garcia Trivi?o博士介紹了他所命名的關于剖宮產晚期并發癥的相關內容。在會議期間他談及病理性愈合,包括子宮峽部水平的肌層連續性缺陷。在剖宮產術后4個月后他為這些患者進行了子宮輸卵管造影診斷。這些女性在術后12個月時再次接受檢查,查看缺陷是否愈合。對于那些持續存在缺陷的病例,推薦其在隨后的妊娠中再次選擇剖宮產術。


正如我們在引言中提到的,現存的第一個關于瘢痕缺損外科重建的參考文獻始于1996年,就在Morris描述了愈合缺陷與月經過多、腹痛、性交困難和痛經存在相關性后的一年,上述癥狀被許多學者稱為剖宮產瘢痕綜合征或Morris綜合征[1]。


Emilio Fernández博士出版了第一個著作,并在AAGL第25屆大會上進行了交流。第一組共20例患者,其中7例行宮腔鏡手術,他們采用的技術是切除剖宮產瘢痕下方的纖維環組織。在所有的手術患者中,有4人合并繼發性不孕。手術干預后,其中2人自然受孕。首次得出的結論是宮腔鏡下切除纖維環改善了這些患者的月經后出血癥狀[2]。這種月經后出血是由于瘢痕處殘存的血液造成的,它可能通過干擾宮頸粘液的性狀而導致繼發不孕。


8.jpg


直到2005年,智利Santiago Las Condes診所的Cecilia Fabre博士才發表了她的第一篇文章,其中包括24名排除了其他任何宮內病變因素的月經后出血患者。在這些患者中,手術包括切除位于瘢痕下方的纖維環組織,同時電灼憩室底部的子宮內膜及血管。

 

9.jpg


幾年后,Giampietro-Gubbini博士發表了他的首個研究,包含26位切除峽部瘢痕近端和遠端纖維環的患者,切除后愈合缺陷變平,還用滾球電極對基底部進行了電灼[3]。數年之后,Gubbini本人提出進行360°電灼,目的是破壞憩室底部的充血組織和周圍的炎性組織。這種炎性組織通常位于宮頸管的后部,是由于峽部的血液積聚刺激而產生。


10.jpg


2005年Petra Klemm首次提到腹腔鏡和陰式聯合修復手術并發表[4]。在這項研究中,他們為三個患者行經腹腔鏡切開憩室,經陰道縫合憩室。這是現有的首個可參考的憩室修補或矯正技術。該技術旨在修復和縫合存在的愈合缺陷,恢復子宮峽部的正常解剖。


最后,Donnez描述了單獨使用腹腔鏡方法矯正憩室的技術[5]。該修復技術的目的是通過再次縫合與前壁剖宮產部位相關的缺陷,取得子宮下段前壁的完整性。


參考文獻

1-Morris, H. "Surgical pathology of the lower uterine segment caesarean section scar: is the scar a source of clinical symptoms?" Int J Gynecol Pathol . 1995, 14(1): 16-20. 

2-Fernandez, E., et al. (1996). "Hysteroscopic Correction of Cesarean Section Scars in Women with Abnormal Uterine Bleeding." J Am Assoc Gynecol Laparosc . 1996, 3(4, Supplement): S13.

3-Gubbini, G., et al. "Surgical hysteroscopic treatment of cesarean-induced isthmocele in restoring fertility: prospective study." J Minim Invasive Gynecol. 2011, 18(2): 234-237. 

4-Klemm, P., et al. "Laparoscopic and vaginal repair of uterine scar dehiscence following cesarean section as detected by ultrasound." J Perinat Med. 2005, 33(4): 324-331.

5-Donnez, O., et al. "Laparoscopic repair of wide and deep uterine scar dehiscence after cesarean section." Fertil Steril. 2008, 89(4): 974-980.


END

2.png

xw1.png